滚动新闻:
首页 >> 刑事辩护

母亲心脏衰竭姐姐精神病重病妹妹撑起全家

来源: 时间:2018-10-24 18:11:31

母亲心脏衰竭姐姐精神病 重病妹妹撑起全家

姐姐:大学毕业,多年前婚姻和事业双双失意后得了精神病,但因家庭困难也没有医保,一直没有得到治疗。上周引发多项并发症,生命垂危。

妹妹:小梅,今年33岁,大学毕业,多年前查出患罕见肝病,目前无法根治,只能控制病情,由于多年来各种药的副作用,现在身患数病。

妈妈:73岁,患慢性心脏衰竭及多种慢性病,近日生命进入倒计时。

文、图/李立志

她本身就患有罕见的肝病,以目前的医疗手段无法根治。然而家里却还有一个有严重偏执精神病的姐姐,有严重慢性心脏衰竭、已经开始出现水肿的73岁的母亲。在外人眼中,这是一个令人嘘唏的家庭,一家三个女人,都患有严重的疾病。

但十年来,33岁的小梅就一直将自己孱弱的肩膀当成这个不幸家庭的顶梁柱,虽经困苦,却从不言弃。

父亲操劳过度去世后

病毒在妹妹体内爆发

昨日上午,在广州五羊新城一栋教师宿舍楼里,见到了这个不幸的女孩。

家里的情况非常简陋。小梅与妈妈在客厅里等着,妈妈满头白发,小梅却不像想象中的无助,反而面带微笑,非常健谈。但桌上的药品却透露出这一家人的处境。

“这是一种降心率的药,19岁就开始吃了,恩递卡韦,阿德福韦是抗病毒的,还有护肝药,再加上胃药,一天固定要吃5种药。”小梅多年前已经查出患有罕见的肝病(集合慢性活动性乙肝及自身免疫系统紊乱),目前无法根治,只能控制病情。除此之外,长达14年的患病治疗期间,由于各种用药的副作用,小梅现在其实已同时身患多种疾病。而她的病,仅仅是因为6岁时,因为体质差,曾在广州市某大医院注射当时非常流行的进口澳大利亚丙种球蛋白,却从此感染上了乙肝病毒。9年前,因父亲去世而操劳过度,病毒在她身体内爆发。

小梅病情非常罕见,因为本身免疫系统紊乱,产生了一种称为“前C区变异”的新病毒,她对大部分的抗生素都过敏。病情每次发作都要住院,有时单次住院的时间就长达一至两个月。

全家每月药费六七千

收入只有母亲退休金

采访时正碰上小梅与母亲吃中午饭,“很简单,只是馒头、花卷之类的一些粗粮,只有晚饭才做一些菜。”小梅说,目前家里的固定收入只有妈妈的退休金。平时自己也会兼职做一些事,只不过收入不稳定。而一家每月的药费就要六七千元。虽然自己有重病,但小梅却不得不要撑起整个家。

她的姐姐,因婚姻和事业双双失意,遭受打击后得了精神病,从1995年开始就没有上班,也一直没有医保,虽然有婚姻,但丈夫却长时间没有音讯。

73岁的妈妈长年患有多种慢性病,尤其严重的是慢性心脏衰竭,只是近日已发展到心功能不合格;小腿部分已经开始出现水肿,生命进入倒计时。

如果不是因为有病,小梅应当有一个幸福的家。“我家其实是一个书香世家。”小梅的爷爷是岭南大学的教授,解放前移居海外,小梅父亲2001年去世了,解放前参加革命工作,后来一直在广州教书,上世纪60年代曾得到毛主席的接见,退休前是越秀区原46中的校长,一生桃李满天下。母亲也是中学的教师。

姐姐突然病重

却难办医保残补

除了自己的病,小梅其实更担心姐姐的病情。姐姐的精神分裂症已患病十几年,但由于家境困难又没有医保,从来没有进行过正规的治疗。“除了吃饭,她每天只会出去10多分钟,然后整天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任何人都不允许进去。”

上周,小梅的姐姐却突然一个人跑了出去,最后被民警送回来时,她全身发紫,医生说是急性肾衰竭加严重脱水,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紧接着医院就通知小梅,发现她姐姐已有多项并发症且会危及性命,要立刻送入专门的监护病房救治。

这一个星期小梅为姐姐的事情太发愁了。从来没有办过医保,这意味着长期甚至终身治疗的费用对小梅来说简直是一个无法承受的重担。小梅想尽一切办法帮姐姐办理医保和残疾补助。“手续实在是太复杂了。要办残疾补助就要医疗鉴定,要办医疗鉴定就要住院治疗,而住院治疗又需要一大笔钱,我家哪承担得起啊。”

小梅自己的身体状况其实一直都不太好,就在今年4月已因感染上流感而高烧住院,病情反复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她身体还未复原就被迫每天在外奔波,大小事务全靠她一人承担。连日劳累过度已开始发烧。

从来不言放弃

为家人撑下去

对于小梅一家的不幸,她的中学、大学同学都纷纷伸出手来帮助她,还成立了一个“跑腿会”,有车的同学都会尽力提供跑腿出车协助。虽然境况窘迫,但小梅依然坚强,“我只有一个信念,就是自己要为全家人支撑下去。”说着,小梅脸上露出了坚毅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