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移民留学

包工头涉嫌打死讨薪农民工拒绝送伤者就医

来源: 时间:2018-07-24 18:33:14

包工头涉嫌打死讨薪农民工 拒绝送伤者就医

死者的两个儿子跪地痛哭。本报周鑫摄

河南来京的李永全和工友在京干了半个多月的活。11月2日,包工头验收时以质量有问题为由拒绝支付工钱。李永全阻拦包工头乘坐的轿车,要求理论此事,结果被对方用砖头打倒在地,最终不治身亡。

目前,包括包工头在内的4人已被通州警方刑事拘留。

■工友讲述

拒结工钱引冲突

事发地位于通州区丁各庄村村委会西侧300米,一家服装加工厂附近。

李永全和老乡们的工作是对服装加工厂库房进行粉刷,面积大约3000多平方米。据李永全的工友介绍,11月2日所有的活儿都已经完工,大伙儿干了半个多月,就等着包工头张某给发工钱了。

当天下午,张某来到工地验收,称粉刷质量有问题、垃圾未清理干净,拒绝结账。

工友们说,干了半个多月的活一分钱都没拿到,从老家带的钱基本都花光了,每天连正常吃饭都很难保证。见张某转身要走,李永全和几名工友追了出去,拦住对方,要求赶快结账。

工人拦车被打倒

据工友贾先生介绍,张某和一名司机上了一辆白色轿车准备离开,李永全等人不让走,并与他们进行理论。李永全索性站在车前。当时,张某指使司机开车。贾先生说:“轿车几次试图向前行驶,李永全一直挡在车前。李永全当时说:‘难不成,你还要撞死我?’”

李永全的工友说,因无法脱身,张某与司机都非常气愤,他们下车后开始对李永全拳打脚踢。工友们上前阻拦,与二人扭作一团。

一名李姓工友介绍,自己一方虽然有5个人,但都已经上了年纪,根本不是对手,而张某和司机都还年轻,所以阻拦不住对方。

张某从服装加工厂内喊来两名自己的工人帮忙。在扭打的过程中,贾先生被对方用砖头打倒在地。随后,张某等人手持砖头不断攻击李永全,不久,李永全头部大量出血,并倒在地上不断呻吟。

附近村民也向证实,11月2日下午,确实发生了一场冲突,一名50多岁的工人倒地。

包工头被指见死不救

工友张永红说,事发时,他与妻子都在场,“确实是张某先动手打人的,并且还使用板砖袭击李永全和另外一名工人。”他试图阻拦,但根本拦不住,“张某等人当时已经打疯了。”他立即报警。

张永红说,张某还试图打纠集更多帮手,幸好宋庄镇派出所民警赶到,“而此时的李永全浑身是血,趴在地上奄奄一息。”

一名工友称,“李永全倒地不起后有生命危险”,他们在联系急救车的同时,要求张某开车将李永全送到医院。“但张某说‘给我10万元,我也不管’。”对此,工友们和李永全的家属认为,“张某的做法是见死不救。”

999急救车赶到现场后,李永全被送至263医院,入院后不治身亡。

■案情进展

包工头被刑拘

据了解,事发后,通州区宋庄镇派出所民警赶到,将张某、司机及另外两名帮手带走调查。同时,张某乘坐的轿车被暂扣。

李永全死亡后,警方对事发现场进行勘察,同时,对目击者进行调查。据李永全家属称,通州警方告诉他们,张某等4人已经被警方刑事拘留,目前关押在看守所。

■调查

干活凭口头协议

据了解,李永全53岁,河南周口市商水县胡吉镇南康村人。老乡张永红一直在北京干活,10月14日,应张永红邀请,李永全和几位老乡来到北京,第二天便开工了。当时,张永红承诺每人每天的工钱是120元。

张永红告诉,他是经人介绍认识张某的。张某是安徽人,手里有很多活。半个多月前,张某找到他,称自己承接了一个建服装加工厂库房的活儿,要将粉刷墙面的活儿分包给他做。张永红同意了。

据张永红介绍,接活时都是口头协议,此次粉刷服装加工厂库房,加上另外一个活儿都还没给工钱,总共拖欠了他2万多元。

据服装加工厂厂长张先生介绍,他是经人介绍认识张某的,并把盖库房的活包给了张某。张先生说,他先后几次将16.5万元工程款付给张某。目前,还剩下几万元尾款不知道该给谁。

■善后处理

尸检后才能火化

据了解,11月2日晚上,得知李永全在京出事后,其老婆当即病倒,3日下午,李永全的两个儿子及几位亲属来京。

11月6日,李家人在通州区法医鉴定中心太平间见到了李永全的遗体。李永全大儿子李双建说,263医院大夫告诉他,其父亲头部及身体多处受伤,由于头部伤势较重导致死亡。

李双建说,为了查明死亡原因,父亲遗体要在法医鉴定中心进行尸检,尸检结果将在两个星期后出来。他还说,“根据老家风俗,所有家人要见父亲一眼,父亲火化地点还要与家人再商量。”李双建在南京当兵8年,只能在探亲时与父亲相见,而今年,他还没有见过父亲。

■律师建议

签了合同再开工

京华律师事务所乐祥立律师表示,农民工在干活前应该与包工方签订劳动合同,合同中应该包含工作时间、人数、工作内容等,并由双方签字。一旦出现意外情况,农民工可凭借劳动合同为自己维权。

可以到法院起诉,也可以报警。

但在现实中,很多用工方往往不和农民工签订劳动协议,仅凭口头协议。在这种情况下,农民工出现意外时一定要报警,并保存证据,否则利益很难保障。

■特写

赚钱为儿讨老婆

老李,55岁,是李永全的同村老乡,也是此次与李永全一同进京打工的工友。老李与李永全年龄相仿,从小玩到大,二人无话不谈。“村里谁家有红白喜事和卖力气的活儿,李永全都会出钱出力。”因此,李永全在村里的口碑非常好。

谈及与李永全最后相处的日子,老李说,他没啥爱好,偶尔和我一起抽口烟。前两天抽烟时,他还告诉我,两个儿子都二十五六了,却没有一个结婚的,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多赚点钱,好给两个儿子回家盖房讨老婆。说到这儿,老李抹了抹眼角流出的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