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动新闻:
首页 >> 交通事故

河南平顶山一起特大爆炸事故疑被瞒报

来源: 时间:2018-09-09 17:16:24

河南平顶山一起特大爆炸事故疑被瞒报

“2010年6月21日1时40分许,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兴东二矿井下发生一起炸药爆炸事故,事故发生时井下有作业人员75人,事故发生后有26人获救升井。事故共造成49人遇难、26人受伤(其中7人重伤)。”

这是国家安全监管总局、公安部、国家煤矿安监局发布的《关于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兴东二矿“6·21”特别重大炸药爆炸事故的通报》中的文字。“事故是由该矿非法违法组织生产、私存炸药发生爆炸引发的。”官方调查显示,兴东二矿为乡镇煤矿,2008年被批准由6万吨/年技改为9万吨/年。截至2010年6月6日,其采矿许可证等证照均已过期,按照河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煤矿安全生产若干规定的通知》(豫政〔2010〕17号)文件要求,兴东二矿已被确定为关闭矿井。

7月2日,据媒体公开报道,河南省委决定,对平顶山市市长李恩东、分管安全生产的副市长李俊峰停职。

尘埃似乎就此落定。时至今日,“6·21”特大炸药爆炸事故已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然而,中国质量万里行在平顶山历时7天的艰难采访证实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就在此次矿难前两个月,即4月22号夜里,同样是这家兴东二矿,已发生过一起特大瓦斯爆炸事故,至少10人遇难。但匪夷所思的是,在多方举报中,矿方竟然“成功”地瞒报了这一灾难。60天后,“6·21”特大炸药爆炸事故爆发。

如果“4·22”矿难不被瞒报,也许就不会有后来的“6·21”特大爆炸事故。在采访中听到如此叹息之声。

兴东二矿“4·22”事故瞒报并不是秘密

早在5月中旬,就有友发帖,指兴东二矿4月22号发生瓦斯爆炸事故,十余人遇难,矿方为隐瞒动用千万巨款。然而,5月18号,平顶山卫东区版块中,贴出了一份落款为“卫东区调查核实举报兴东二矿问题工作组”的情况说明,说明称:“2010年4月23日下午5时许,我区接到媒体反映……区委、区政府对此举报事件高度重视……经过现场核实……井下各种气体参数正常,防爆门完好无损,也无爆炸冲击现象,井下未发现人员伤亡,初步认定无瓦斯事故发生,并向有关方面作了汇报。”有友还找出了在此之前,时任卫东区区长云建军、副区长潘震5月2号带领有关部门检查兴东二矿的照片,照片中云建军面色沉郁。

发给每位村民封口费100元

那么兴东二矿“4·22”矿难瞒报到底是真还是假呢?

6月22日,赶到了平顶山市,此时虽然距“6·21”事故发生刚刚20多个小时,但抢险早已结束,兴东二矿大门由武警把守,根本无法进入。在兴东二矿附近村庄边上,遇到了几名正在聊天的村民,其中一位老者透露,前段时间确实矿上出过事,包括他在内,每名村民拿到了100元钱,条件就是不要乱说。

当天晚上,在兴东二矿门口遇到了一些前来寻找亲人的矿工家属,在采访这些家属的时候,周围聚集了几名矿工。其中一名矿工张军(化名)透露,4月份确实出过事,但那次出事的是西井,这次爆炸的是东井,两口井都属于兴东二矿。

根据络上提供的兴东二矿4月22日疑似矿难的遇难者名单,赶赴离平顶山市区较近的一个村庄——叶县洪庄杨乡张集村。这是一个人口近4000人的大村,线索显示,张集村的遇难矿工有两人,分别为“张国年”、“董跃锋”。但多方打听,村民们均表示没有这两个人。直到提到“兴东二矿”,一位张姓村民才透露,兴东二矿“4·22”矿难确有其事,张集村也确有两人死在了井下,但并不是线索中所说的那两个人,准确的名字是:“张桂年”、“董要伟”。

张姓村民说,一个多月以来,已经有好几批模样的人来到过张集村,最长的在村里转悠了二十多天,最终都无功而返。“村里的人都不爱惹麻烦,你们要是想打听这方面的事还是算了。”不过,还是了解到,兴东二矿赔给董要伟家人80多万,并且钱已经到位。

6月23号晚上6点,见到了董要伟的二哥董丰要。但董丰要在眨了半天眼睛后说,“你们要问的事,我不能说我知道,也不能说我不知道”。

几经周折之后,在董家采访到了董要伟的妻子孙艳(化名)。这是一处破落的房屋,连院墙都没有,院子里挂着一些刚洗过的小孩的衣物。而孙艳所居住的正屋几乎称得上“家徒四壁”,屋里面只有孤零零的一张床。

家属同意“私了”

孙艳透露,董要伟35岁,生于1975年11月,两人是在广东打工时认识的,有了一个男孩后回到张集村,由于家庭贫困,董要伟最后选择了到煤矿打工。4月22日,董要伟下午四点进井,晚上十点多,孙艳得到消息,兴东二矿西井刚刚发生了事故,董要伟当场遇难。董要伟的大哥董光要也在兴东二矿工作,他很快代表矿上来到家中,提出了“私了”的解决方案。“我们当时也想了,人已经不在了,‘私了’能赔得多些”。23日一大早,孙艳一家赶到了矿上,矿上派出了代表,双方进行谈判。在这过程中,董要伟的大哥董光要扮演了双重角色——他既是遇难者的家属,又受矿方所托,承担说服其他家属接受“私了”的任务。4月26日,孙艳代表董家和兴东二矿的代表在矿上签订了赔偿协议,协议只有一份,签完后矿上立马收回。根据协议,兴东二矿一次性赔偿董家现金80万元,并要求董家“永不反悔”。就在协议签订当天,赔偿到位,董要伟的尸体也火化安葬。在80万元之外,兴东二矿后来又给了10万元,给包括董要伟的大哥董光要、张集村的村长等在内的中间人打点用。孙艳说,据矿上人讲,导致4月22日晚上事故的原因是瓦斯突然爆炸,董要伟运气好,所以还有个全尸。“当时一个头十来个人全完了”。这里的“头”指的是“掘进头”,孙艳说,除了董要伟,同村的张桂年也在这次事故中遇难。

随即来到了张桂年家,这是一栋整齐干净的农家院,门开着,一条黑狗一见陌生人就汪汪地叫了起来。听到狗叫声,院子里走出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还有一名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你是张桂年的爱人吧,我们是为矿难的事来的……”面对的提问,老人很快回避了,中年妇女迟疑了一下,问,“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从北京来的,专门调查矿难的事情。”

“你们走吧走吧,我什么都不知道”,在掂量了一会儿后,这位中年妇女最终还是下了逐客令。“张桂年家赔了84万。”孙艳告诉,“也都是现金。”

除了董要伟、张桂年外,还有哪些矿工在兴东二矿“4·22”事故中遇难呢?知情人告诉,5月27日河南电视台都市频道曾播发过专门针对瞒报的报道,但节目只播了一次,重播都没能播出。

随即联系上了做报道的一位同行。他提供了4月23日晚村民举报矿难的记录,并叙述了采访的过程。根据他的讲述,他总共确认了七名遇难者的姓名、住址,这样加上掌握的线索,已确认至少有9人在兴东二矿4月22日的事故中遇难,赔偿金额从60万元到120万元不等。

据这位同行透露,“4·22”事故中还有至少两名矿工因负伤仍在住院治疗。

在平顶山市一家小医院,最终找到了其中一位矿工。这位矿工说:“我在井下躺了半个小时……我们当时井下有七八十人,董要伟那个班全死了。”

在做了近一个月的高压氧舱后,这位矿工至今仍有严重的后遗症,精力不容易集中,极容易情绪化。这位矿工证实,遇难矿工至少有10人,除了找到的两人,河南电视台同行找到的7人,还有一位白姓矿工在抢救了三天三夜后去世。“兴东二矿原来有三口井,北井前几年关了,剩下西井和东井”,“6·21”矿难出事的是东井,而“4·22”出事的是西井,两口井分别属于两个老板,但用的是同一个执照。这位矿工说,“如果一口井,产量不够,两口井都得关,合在一起就能达到上面要求了”。他透露,西井出事后“私了”过程中,附近的小煤矿都拿钱帮忙,“要不事故报出去,大家都受牵连”。

“现在又出事了,矿上我也联系不上了。”这位矿工说,“4·22”事故发生后,他一开始被送到了当地一家烧伤科医院,3天后又被送到了现在的医院,医疗费用花了有一万多元,矿方一直派一位姓金的负责人和他联系,负责治疗事宜,商谈赔偿事项。6月20日晚,双方刚谈好了赔偿金额,结果当天夜里煤矿又爆炸了,原来联系的人关机,“现在我生活费、治疗费全用光了”。而最近一次矿上送生活费来,是6月22日白天,送来了200元钱。“矿上的人告诉我们,就是曝光了,顶多坐几年牢,出来后倒霉的还是你们”。

而现在,矿上的人再也不露面了,这位矿工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令人唏嘘的是,据这位受伤的矿工透露,兴东二矿西井出事后,矿主就遣散了所有工人,但对这些大多来自农村的矿工来讲,下窑是他们最主要的出路,于是,转了一圈后,不少工人又到了东井(西井、东井同属兴东二矿,但由不同的矿主控制)。

这样,虽然在4月22日的事故中幸免,但还有一部分工人最终又在6月21日葬身于东井井下。

根据的调查,河南省平顶山市兴东二矿4月22日瓦斯爆炸事故中,能证实的10名遇难者的名单及相关信息为:

董要伟,平顶山市叶县洪庄杨乡张集村人,身份证:。

张桂年,平顶山市叶县洪庄杨乡张集村人,身份证:X。

陈少辉,曾用名陈栗漾,许昌市襄城县湛北乡后聂村人,身份证:。

李根须,许昌市襄城县湛北乡姚庄村人,身份证:。矿方赔偿死者家属60万元。

刘孟叶,许昌市襄城县湛北乡杨庄村人,身份证:。

张国全,颊县李口乡杨庄村人,1965年11月11日出生,矿方赔偿死者家属100万元。

王灿辉,颊县李口乡杨庄村人,矿方赔偿死者家属100万元。

王民,颊县李口乡小张庄村人,矿方赔偿死者家属105万元。

汤浩伟,又名汤毫军,襄城县山头店乡乔庄村人。

白XX,在医院抢救3天后去世,具体信息不详。

对于矿主如何“瞒过”监管部门,监管部门又是如何调查后得出“无事故”的结论,始终没有寻找到答案。